YUI酱酱酿酿

不知道该说些什么

鬼女八千:

小姑娘看了我上一篇文章,很迷茫地私信我,说:“什么叫无床可睡,什么无家可归。”




某浪把这两件事情捂得死死的。




是的,两件。




第一件事情是由一场大火开始。首都以“安全隐患”为由,在清理低端人口,要求人们撤出违章建筑,比如一些破公寓,城乡结合部的板房,或是某处地下室,等等。




这些人都是“北漂”,有的人连个居住资格证都没有。赶出去以后,面对的是首都物价的酒店,坐地起价的房租,或者黑夜里广阔而寒冷的天地。




微博上现在你很难搜到图,看到视频。你只能看到一些社论,关于“低端人口”。这些廉价劳动力,被国家扣了一个帽子,叫做“低端人口”。我理科生,一向不懂这些,但是从小的教育不是告诉我们我们都是无产阶级么?无产阶级,也有高端无产阶级和低端无产阶级之分?




高晓松老师说:“寒冬里被驱,无异犬与鸡。”




而这些人,是人啊。




他们可能是双十一替你送货的快递员小哥哥, 可能是出租车司机大叔,可能是摆个小摊儿在天桥贴膜的小贩……




“这件事情确实有点过分啊,强制驱逐......”




一开始大家是在感叹。




但是看到“一小时涨了500块的房租”,“他们快疯掉了”,“不是一个人漂,是一家人,孩子明天还得上学啊”......这些话的时候,心凉不凉?




同舟住宿表示愿意接纳这些人。公众号刚发,就被删掉了。后来又爆出,不只一家旅馆愿意收留,其他的旅馆也在发声,但是都被删掉了。




当他们说“民间自救”也毫无头绪,毫无办法的时候。当他们都用了“救”这个词的时候。




又爆出强拆。




图片里的违章建筑被砸,就跟地震之后一样。




然后又有“谣言”说,雇了东北痞子来那些还不愿意走的人家里,打砸抢。




本该做点什么的机制,并没有发挥作用,还在把人往悬崖边上推。




有人谈起身边的例子,憨厚的快递小哥放下件,笑笑说:“没事儿,就回去吧。我们想好了,去南京。”




“到了南京记得给我发个地址,以后有空给你寄点什么。”




快递小哥哭了。




我想知道,一个被当作“低端人口”赶出去的人,在失去家,失去梦想的时候,他没哭。这个时候哭,是为什么。




是因为舍不得吗?




还是知道,其实我们就是客气一下。




我们会忘记他们。会忘记那场大火,会忘记那个夜晚有多少人无心睡眠。这个城市也会忘记他们。如同飞鸟掠过云彩,却不留一丝痕迹。




另外一件事情关于某村煤改电。




煤改电是好事情。




清洁能源,保护环境。




但是为什么不改,就非要把人家里的牲口牵走?




津贴不够,不愿意改,有什么错?




更好笑的事情是,煤改电的有几户人家,改电改得不过关。电也用不了,煤也用不了。




今年冬天,我们一起冻死好不好?




要么在街头冻死,要么在家里冻死。




以上。




———刚刚写完,刷到微博:


“北京已经提前进入春运了。”

评论

热度(114)

  1. YUI酱酱酿酿鬼女八千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